战“疫”激活社会治理“共同体”

突然婶婶把我拉出去,带着一包行李把我丢到了一辆灯光不好,挤满人的大巴车,坐在最后一排的靠窗的位置,我旁边没有人,但我觉得很挤,没位置坐的感觉。...